财经-001_159

发布时间:2019-12-24 13:43:31
冰火索尼

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似乎还不足以拯救索尼。今年的索尼在影业上凭借一部《毒液》上演了一场绝地反杀,初代PlayStation游戏机的复刻也为索尼的游戏业务送上了最好的25岁祝福。然而索尼却依旧没在这个冬天躲过人们挥之不去的"问候梗"——"索尼今天倒闭了吗?"当索尼再次被曝裁员时,人们才发现,真实的索尼背后,其王牌移动业务已被远远地甩在了队伍的"Other"栏里,吸金的影业也一路被碾压。

老总部裁员

在裁员的面前,没人还会讲究情分。据外国科技网站GSMArena12日的报道称,索尼移动通信为将成本减半,计划从瑞典营业处裁员200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裁员最先选择了瑞典隆德,而这一地点正是索尼移动的"前任"总部。据了解,该处约有员工1200名,其中800名员工直接受雇于索尼,这也就意味着索尼此次裁员举动直接切割掉了该处1/4的员工,预计他们将于2019年3月底前被裁离职。

裁员的想法早已有之。最近几年,索尼移动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市场份额也逐年萎缩。此前索尼母公司便就亏损问题提出,计划在未来几年将瑞典营业处的支出削减一半。而隆德营业处的副董事斯蒂芬奥尔森则表示,成本减半并不意味着裁掉一半员工。索尼正在审查这项计划,具体细节还未敲定。

对于索尼移动业务而言,寒冬早已随着索尼手机销量的逐年下滑而到来。数据显示,去年索尼的手机销量为1350万部,但今年8月索尼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索尼手机销量只有200万台,甚至比去年减少了140万台。更重要的是,索尼还重新调整了今年的销售目标,预计将达到900万部,但这个目标在今年初的时候还是1000万部。

在全球销量前十的行列中,索尼已经悄然消失,属于它的地位也已经变成了那令人心酸的"Other"一栏。通信专家项立刚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目前整个手机业务都处于全线崩溃的状态,而索尼如今的境遇首先在于,其产品本身的能力已经显出不足,例如目前已经是全面屏的时代,但索尼依旧是老样子,没有跟上潮流和时代的反应。

"另一方面,后起的厂商,例如华为有强大的综合实力,OPPO、VIVO有强大的渠道,但索尼却在这些方面存在短板。更重要的是,索尼的价格却并未实惠多少,几乎与华为的顶级产品接近,虽然索尼主打防水、照相,但手机是一种综合工具,不仅仅需要这两项功能,因此在市场反应慢、品牌渠道投入低下、综合实力疲弱的基础之下,索尼也逐渐被越落越远。"项立刚称。

三轮驱动

科技界一直有一个梗,"超级企业卖大楼",而自2010年开始便直线下滑的业绩也让以"黑科技"而闻名的索尼不得不选择这条老路,自从2013年索尼出售了自己的美国总部大楼之后,东京品川区NBF大崎大厦、品川区御殿山部分地产、东京港区总社SonyCity……也正因此,今年早些时候,业界一度传出消息称,索尼将放弃手机业务。

这一消息得到了索尼的否定,当时索尼CEO吉田宪一郎明确地否认了退出智能手机市场的传言,而就亏损的智能手机业务他也表示,将以相机功能为主提升商品竞争力。包括将借助5G,打响翻身仗。值得注意的是,索尼的移动业务也曾出现过短暂的回暖,就在去年第一季度,索尼的移动业务利润达到36亿日元,虽然可能杯水车薪,但却同比增长了771.3%。

虽然移动业务如今一塌糊涂,但好在东边不亮西边亮。一直在亏损的泥潭里翻滚的索尼影业今年却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救世主"《毒液》如约而至日,目前累计票房超过18.5亿元,但其成本仅为1亿美元,《毒液》成了电影届一匹名副其实的黑马。

即便是被《滚石》杂志选入了年度十大烂片,也不妨碍索尼在背后偷着笑,毕竟在过去这段时间,索尼影业被压抑了太久。索尼2016财年的财报显示,净利润同比下降了50.4%,索尼坦陈,业务利润同比降低的主要原因是,1989年收买哥伦比亚影业公司招致索尼商誉减值间接招致了影视业务吃亏9.2亿美元。受此影响,影视业务也成为索尼2017财年亏损最严重的业务板块。

而今依靠《毒液》扬眉吐气的索尼也让人们认识到,索尼拥有的漫威角色不止蜘蛛侠,还有与漫画中与蜘蛛侠产生联系的900多个漫画角色、而据《Variety》的采访报道称,索尼希望成为"扩展漫威电影宇宙"的成员。如果是这样的话,《毒液》的成功将助力索尼如愿,漫威要被迫将索尼的反派宇宙纳入漫威宇宙体系中来。

另一边,被人们奉为"索尼大法"的游戏业务也在给索尼"增温"。13月3日零点,索尼PlayStation在香港尖沙咀街头办了一个pop-up小活动,宣布复刻了初代PlayStation游戏主机的PlayStationClassic正式在香港上市,与此同时,它也宣布索尼PlayStation品牌开始迈向25周年,而PlayStationPlus的订阅用户数也一直在稳步提升,成为索尼营收的稳定来源之一。

从硬件到软件

三大业务孰轻孰重,索尼不会掂量不清。今年5月,日本媒体也报道称,索尼新的调整策略已经显现,简单来说就是,大幅地增进索尼对游戏订阅和娱乐收入的依赖。索尼已经把电视机、数码相机、智能手机和PlayStation游戏机等硬件产品极大的弱化,而内容业务、软件、服务和订阅环节等才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方向。

这样的侧重不是没有道理的,在主机游戏领域,索尼是无可厚非的霸主,2017年,索尼的PS4游戏机在主机市场销量占比达19.64%,稳居第一。但不可否认的是,PS4已经进入硬件生涯的末期,2017年,索尼PS4全年销量为1900万台,但较上一财年已经减少了100万台,成为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跌。

但与硬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软件正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根据索尼发布的2017财年全年财报,游戏及网络服务业务销售额达19438亿日元,营业利润1775亿日元,居各项业务之首。索尼自己也称,游戏业务的增长,主要是PS4软件销售及会员增加带动销售额同比上涨18%,硬件的销售并未对利润增加提供助力。

也正因如此,作为接替"姨夫"的新任CEO,吉田宪一郎在今年4月走马上任时便公布了一份为期三年的中期计划,表示要提升公司对游戏订阅和娱乐业务收入的依赖,"吉田宪一郎释放出了明确信号——来自内容业务、软件、服务以及订阅部门的经常性收入很重要,"投资研究公司伯恩斯坦驻香港分析师大卫·戴(DavidDai)表示,"这就是推动索尼增长,并维持增长的动力。"

"姨夫"的微笑再也不用索粉们守护了,但几乎所有索粉都知道,索尼的转型正是从平井一夫,这个被称为"姨夫"的前任CEO开始的。2012年2月1日,平井一夫被任命为索尼总裁兼CEO,他在2010至2011财年成功将连续亏损五年的索尼游戏业务扭亏为盈。但在卸任前,平井一夫也曾坦言,"未来十年,索尼的支柱业务依然会是电子、娱乐和金融产品,重点也将依旧是面向消费者的电子产品创新。"

项立刚也认为,互联网分为三个阶段,以PC为核心的传统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了,以手机为核心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里,中国的领先有目共睹,打车、支付、外卖已经足够成熟,而且这个时代也已经经过了鼎盛时期,未来就是智能互联网时代,除了手机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智能工具,目前这个时代还没起来,而且索尼的基础感应器仍旧突出,这也就意味着索尼还有崛起的机会。但索尼真正的问题在于创新能力较差、且效率低下。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杨月涵

推荐阅读/观看:纳税账务调整 https://www.whrdpx.com/daili/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