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报:“极草”生产被叫停追问不能停

发布时间:2018-05-10 19:18:48
北京晨报:“极草”生产被叫停追问不能停 原标题:“极草”生产被叫停追问不能停   每克价格最高卖到1000多元,曾号称不受食品、药品、保健食品监管的青海春天“极草”在一片质疑声中,最终还是被“监管”了。随着青海春天公开叫板国家食药监总局,一系列事件将青海春天公之于众:“无证门”、“质量门”相继被揭开。(《京华时报》3月31日)   从神坛跌到谷底,青海春天的下场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一个将“极草”作为主营业务、且几乎是唯一主营业务的企业,如今却遭受巨额亏损并且面临停产危机,是“极草”的命运使然还是企业的经营走偏?在面对“极草”生产销售被食药监总局叫停的情况下,那些已经流通在市面上的又如何计算?谁来填补其他潜在社会危害的风险?   乍一看,这是因为企业经营不力或者出于逐利目的造成的经济问题,根据报道显示,青海春天在未获得青海食药监局换发的新证书的情况下,就随意投产。食药监总局曾对26批次青海春天冬虫夏草产品进行过重金属检测检验,这26批次产品分别来自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生产日期均为2014年,其砷检测结果最高的为9.883mg kg,最低也是4.4mg kg。类似事件的追问,仿佛并不是在质疑“极草”的安全性,而只是在企业经营不善问题上浅尝辄止,最根本的原因都未触及,还怎么谈保护消费者的权益?由此看来,叫停“极草”生产是市场调节的必然措施,而在其背后,应该正视并且重视类似“药品”擦边球的高价用品,暂且不论其为保健品还是药品,在“极草”的实际使用情况中,就难以看到宣传广告里包治百病的奇效,可见神通广大的“极草”不过如此。   一直以来,药品制假造假的现象层出不穷,若只是对造假企业进行经济追责的话,那么相关政府部门被伤害的舆论和公信力如何修复?而流通在市面上的假药劣药,又有没有及时的召回机制进行妥善处理呢?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智教育 https://v.qq.com/x/page/x0630rdnf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