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读懂中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

发布时间:2018-05-03 18:31:55
让世界读懂中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   编者按:日前,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在京举办讲好中国故事专家学者骨干强化班、文化交流使者研讨班。其间,组织两个班学员共同座谈研讨。大家围绕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就中外交流互鉴中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好中国形象,开展了深入交流。现将8位专家学者、文化交流使者发言摘编如下。     作为一名中非关系的研究者,我要在很多场合对非洲朋友讲中国故事。我感到,非洲朋友对中国故事有兴趣、有期待,也有疑惑和担心。他们担心的是,发展强大起来的中国还是不是我们的亲密朋友?为此,我跟他们讲我自己留学非洲的故事,说明如果没有非洲大学的培养,我就不可能走上非洲研究之路,这就告诉非洲朋友,中国人是讲感情、重信义的。   我们向别人讲中国故事,首先要研究对方、懂得对方,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面临问题复杂性和所付出的艰苦努力,要有足够的理解和尊重。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我们在浙江师范大学建了一个非洲博物馆,向国人介绍非洲艺术的魅力及非洲对中国的意义,很受欢迎。来访的非洲客人看到在浙江金华这样的小地方,还有一个收藏很多非洲精美文物的博物馆,看到中国朋友如此用心地向普通民众和大学生介绍非洲的历史文化,都很感动和兴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接下来的交流合作就顺畅多了。这个非洲博物馆起到了十分重要的“融通中非”的桥梁作用。   我们自己说好,不如别人说我们好。让非洲朋友结合自己的经历、感受和认知讲中国的好故事,效果更好。我多次邀请或牵线搭桥请非洲朋友来中国访问考察。今年1月,尼日利亚国家通讯社总编辑助理朱利叶斯?伊都乌根据在中国实地考察调研撰写的《一位非洲记者眼中的中国》正式出版。这本书图文并茂地展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受到尼日利亚各界的广泛好评。这些年,我在非洲的政界、学界、媒体界交了不少朋友,我体会到,讲好中国故事,要多讲中国与世界一起发展、一起合作、一起创造美好未来的故事,说明中国不是“独步”世界,更不是“独占”世界,让中国在世人眼中变得更可亲、更可敬、更可爱,这样,中国在世界上才会有更多好朋友、好伙伴。       我所在单位是中国最早从事国际问题研究的智库机构之一。由于工作关系,我们经常需要同国外政府、智库和学界同行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个日渐突出的感受,就是随着外国同行们对中国了解加深,他们的兴趣日益转向中国的未来走向。中国向何处去,成为很多国外战略界人士涉华关切的核心问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内政外交更强调奋发有为,更强调谋篇布局,更强调顶层设计,国际社会迫切希望了解中国的未来打算,“中国愿景”到底是什么?   当然,各国对“中国愿景”的关切重点不尽相同。有的是担心中国会不会挤占自己的发展空间,有的是希望受益于中国的政治智慧,从中国的发展中受到启发;有的是希望能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走出发展的困境。这都需要我们对“中国愿景”做出及时而有效的说明和介绍。要通过讲好中国和平发展的理念和路径,让其他国家对中国发展安心;通过阐释好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说明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大、前景好,仍将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让其他国家支持中国经济发展;通过介绍我治国理政理念蕴含“仁济天下”“义在利先”的传统文化精髓,中国发展惠及世界,让各国对我发展道路认同。   总之,“中国愿景”是国际社会理解中国的一把钥匙。讲好“中国愿景”,就是给世界提供更为高端的公共精神产品,将会成为中国对国际社会的独特贡献。   一个时期以来,我在哲学社会科学“走出去”讲中国故事方面做了一些工作。   去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刚刚闭幕,一家外国知名电视媒体就联系我,希望就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进行专访。从采访提纲看,内容包括如何在全球视野中看待五大发展理念提出的背景、五大发展理念是否有助于缓解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矛盾等,有些问题还较为尖锐。   我花了几天时间做了认真细致的准备,讲清了五大发展理念的内涵和彼此之间的内在联系,说明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关系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节目播出后,效果不错。   这件事给我一个深刻启示,就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国的发展理念、发展道路、发展走向,世界期待中国主张、中国方案,我们对外讲好中国故事恰逢其时。   我们要抓住机遇、积极作为,讲清楚中国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讲清楚中国对世界和平发展与繁荣稳定的贡献,讲清楚中国对世界文明进步的贡献,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了解理解,化解误读误判,为国家发展最大限度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我在大学讲授宗教学课程,因此有机会到欧美、中东和东南亚国家与学术界和宗教界人士开展对话交流。   我发现西方国家往往不了解宗教,用西方宗教的概念或范式分析中国宗教,得出的结论往往是不正确的。同时也感到,用他们的这套话语体系很难讲清楚中国的宗教问题,也很难消除他们的误解和偏见。我通过亲身经历和实证研究,总结了一套自己的话语体系。重点从三个方面来讲中国宗教治理的故事:一是从传统文化中汲取智慧;二是从历代宗教治理中学习经验;三是在实践中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宗教治理之路。中国政府尊重文化差异,努力缩小发展差距,在减少贫困人口、帮助民族地区加快发展、提升女性社会地位、引导宗教界发挥积极功能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实践证明,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和制度设计是科学合理的,符合中国国情。   我的这些说法,各国宗教界人士是理解和赞同的。我们完全可以满怀自信地向国际社会介绍中国处理民族宗教事务、缔造民族宗教和谐关系的政治智慧和成功经验。今年1月,我参加中国社科院学术访问团赴中东开展对话交流,埃及开罗大学的一位学者对我说,中国宗教治理经验,可以为国际社会化解民族对抗和宗教冲突,为中东国家处理宗教与现代化关系提供有益借鉴。     最近几年,上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下到普通百姓,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讲述中国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是用语言讲述的,有的是用行为讲述的。我们的工人帮助国外盖大楼、修铁路,我们的医务工作者在非洲救死扶伤,我们的海军在亚丁湾护航等,都是用行为讲述中国故事。用行为讲述故事的人实际上也是创造故事的人。中国人民在实现中国梦伟大实践中的创造性思维、创造性劳动,已经构成了一个伟大的中国故事,为作家提供了丰富的灵感和创作源泉。   我看到刚刚获得安徒生文学奖的曹文轩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说一个人有力量、有能力,除了他自己有点强之外,还在于背后他人的力量,这个他人,可能是一个具体的人,可能是一个家族,可能是一个团体,而我的背景是中国。这个经受了无数苦难与灾难的国家,一直源源不断地向我提供独特的写作资源。我的作品是独特的,只能发生在中国,但它涉及的主题寓意全人类。这应该是我获奖的最重要的原因。”今天参会的还有去年获得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的刘慈欣,他获奖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他研究科幻文学发展历史,发现当一个国家的国力上升、国家安定团结、文化繁荣发展的时候,也必定是科幻文学发展的黄金时代。所以他写的虽然是科幻小说,但背后同样有一个深厚的中国背景。我非常赞同曹文轩、刘慈欣的话,他们说出了中国作家的心里话。   刚才,我们的专家还讲到了坦赞铁路。这个故事非常有说服力,包含着非常丰富的情感。中国人在当年那么贫困的时候,还能够勒紧腰带省吃俭用地支持欠发达国家的弟兄们。现在我们比较富强了,我们仍然一如既往地支持发展中国家。这一点让我感到我们这个国家是有性格、有品德的,我们穷的时候有骨气、富的时候讲义气。这样一种国家形象,是靠千百万中国人用行动讲述的故事塑造出来的。   我们担任讲好中国故事文化交流使者,需要在很多国际场合用口头叙述来讲故事。这是一项重要工作,作家也有这方面的优势。但我想,作家最根本的职责还是写作,最终要靠笔来写故事、讲故事。我个人的体会是,用文学的方式讲故事,应该先从自己的故事讲起,在自己的故事和自己熟悉的家人、亲戚朋友的故事基础上,再通过阅读、观察、采访等一切方式所获得的故事基础上,加以综合想象诉之于语言、形象,最后成为文学作品。无论是口头讲述的故事还是用笔写出来的故事,最终还是人的故事,是人的命运的故事,人的情感的故事。作家要写出来的是人的丰富性,以及人的丰富性所呈现出的人类灵性与终极的向善与美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所有故事的核心是情感。一个故事只有情感饱满,才能够打动读者或者打动观众。   中国作家写出来的故事,当然首先是给中国读者看的,但也希望能够翻译出去让更多的外国读者看到。我认为,严肃的中国作家从来不会去揣摩外国读者的趣味,他只是把感动了他的东西写出来。只要是好的文学作品,必然会具有一种普遍性。这种普遍性建立在作家对人的深刻理解的基础上,也是文学能够走向世界的根本原因。这就要求作家首先应该保持跟人民情感的一致性,跟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我们亲历了这个伟大时代的变革,应该身体力行,把这个伟大时代的伟大故事讲出来、写出来,用自己的作品反映出这个时代中国人丰富的精神世界,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侧面。用文学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任重而道远。   《 人民日报 》( 2016年04月21日 16 版)     自2002年我到美国打球到2011年退役,9年里大部分时间在休斯敦度过。现在,每当我去休斯敦,当地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欢迎我,包括我的朋友、教练、队友、对手以及许许多多连名字都叫不出的人,好像我并没有离开。这使我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因为我了解他们,他们也接受了我。   像我这样一个完全没有美国文化背景的人,是如何既实现自己的目标,又融入美国的呢?我的答案是,中国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中华文化,使我在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互相交流的过程中,实现了沟通、理解与包容。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或者说媒体上时常出现的那个“YAO MING”,也是全球化的产物,没有中国的对外开放,没有NBA的国际化,也不会有我这个外籍“状元”,以及以后的所有事情。但即使世界成为“地球村”,不同文化之间也会有差异和误解,在这种情况下,沟通和理解就显得十分重要。   我的经验是,首先要做好自己。刚刚到休斯敦的时候,火箭队曾担心我的训练自觉性,还专门为我配备了以强悍著称的教练。后来,他们发现这是多余的,他们也许从前并不知道,“刻苦训练,为国争光”几乎是中国运动员的代名词。从文化角度分析,中国人并不习惯把人生的目标设定在虚无缥缈的彼岸,而更习惯于为自己设定一个现实的目标,并为此去不懈努力。中华文化,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人生哲学,它鼓励人们积极进取、奋发向上、自我完善,正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其次是,要注重道德和情操的养成。许多美好的品德是不同文化当中共同的东西,我的经验告诉我,在道德素养高的人群中间,文化差异显得微乎其微。我之所以在这方面对自己要求比较严,有一个客观原因是外界的关注和舆论的监督,因为有一个“YAO MING”时常活跃在各种媒体上,我只能尽力把我自己和那个“YAO MING”都尽量做好,这样才能起到正面引导的作用。但更重要的一点是中华文化的熏陶。对于道德价值的关切,是中华文化的核心,早已镌刻在了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再有,就是要履行社会责任。在中华文化当中,敬老爱幼、乐善好施、扶贫帮困等慈善行为,被认为是君子美德。我在NBA参与“篮球无疆界”活动,鼓励贫困的孩子读书学习;同样,NBA的球员也参与姚基金举办的慈善篮球赛,支持在欠发达地区开展校园篮球活动。这说明慈善公益是东西方共同的语言。一个人的能力有大有小,但只要尽力回报社会,就很快能够达成理解和共识。   多极化的世界必将使得不同的文化走向共存。中华文化在与世界其他文化的交融中更加彰显“海纳百川”的胸怀。对此我们应当充满信心。这种信心,来自我们儿时对父母的第一声问候,来自我们笔下汉字的无限优美,来自古圣先贤的谆谆教诲,甚至来自自己舌尖上那永远挥之不去的美妙感受。只要恪守中国文化当中美好的东西,每个人都能成为文化传播的形象大使。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意识地传播中华文化,我们共同努力,成就美丽中国梦。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出,文艺工作者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让外国民众通过欣赏中国作家艺术家的作品来深化对中国的认识、增进对中国的了解。总书记为中国当代文艺家提出了一个重要命题,值得我们认真领会,悉心践行。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大大增强,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但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传播力影响力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国际形象很不相称。近百年来,中国人对欧美西方文化的认知和学习,远远大于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认知和了解。这种文化输入远大于输出的逆差,并没有因为中国经济大踏步走出去而得到根本改变。要把经济走出去和文化走出去有机结合起来,而这种联结是通过文化产品来实现的。对于文艺工作者来说,如何通过文艺作品讲好中国故事,是一个亟待破解的时代课题,也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   美术作品是视觉文化的重要构成,视觉文化最直观也最鲜明地承载了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与文化内涵。美术作品是讲好中国故事、阐发中国精神的生动载体,要发挥美术作品直观、鲜明、有效而持久的传播力影响力,开展国际美术对话,搭建重要国际平台,把优秀的中国美术作品展示在国际艺术舞台上。中国美协和北京市政府合作举办的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国际美术展之一。我们希望用好这个平台,推出更多文化交流使者。 (本版照片均为焦非摄) 《 人民日报 》( 2016年04月21日 16 版)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汉南网站建设 http://www.hnwzjs.com.cn